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书法天地 > 理论探讨

时代的呼唤(丁一志)

分享到:
[ 时间:2012-11-13 10:52:11 访问量:2102 打印 收藏 ]

关键词:创作主体  文化底蕴  制约  书法本体  文化品位

主题摘要:
艺术源于生活,生活源于自然,自然美于文化。所以艺术之美生于文化,活于文化,发展于文化。笔者以第三者的目光,诚恳的态度,实事求是的精神,饱满的热情对当下活跃在书坛上的中青年书家作品创作文化现状展开评论;创作主体的时代文化观念、审美意识的偏颇,是文化底蕴不足的具体表现,其因素是直接制约书法艺术创新发展的无形羁绊。又分别以“审势”、“思考”、“启示”三个章节深入分析、阐述出了造成文化单薄、审美偏激、素养欠缺的社会因果关系。

时代的呼唤
??当下书法创作文化现状的思考和启示

丁一志        

艺术是时代文化的见证,时代文化思想是艺术孕育产生的温床。我们应以实践科学发展观的态度来对待文化和艺术的发展关系。书法是中国文化的精华,是物质的和精神内在思想的文化互换,它虽是形而上的艺术,其实则是意而上和神而上的综合文化体现。形神兼备的艺术佳构,不光是创作主体丰富的文化思想图表,更是其艺术素养和文化审美综合思想的文化再现。所谓文化,这里不光是泛指的大众文化,而是学术专业上的综合文化,包括社会科学、自然科学、人文哲学、历史研究等,其中还包括文化实践,文化探寻,文化创造,文化经验。文化是艺术生命之水,书法是水中之鱼,创作主体对传统经典书法文化理解越深越透,其原创性的开掘空间就越大,创造出的作品含“金”量也越高,距“经典”的距离就越近。艺术家只有在广阔的文化空间里,才能将人的生命光流、精神性灵、潜能智慧自由地发挥得淋漓尽致,由精神文化转为物质文化。否则,再高的养鱼能手,若离开水的滋养,鱼也难以养成“龙”的。
一、审势  当下书法创作及探寻的文化现状
不可否认,书法较之于其它艺术而言,具有时代意义的创作探寻有明显的滞后性。20世纪80年代起,书法随着时代文化的复兴而兴起。30年过去了,其创新格局除了受西方文化艺术思想影响外,其形式直接沿袭并发扬了明清时期高堂大轴突出视觉冲击效果外,文化内涵,艺术含量都没有大的突破,则还带有滞停或退化的迹象。这与时代社会文化多元并存,艺术价值经济化;社会情绪浮躁,思想观念物质化等环境因素有着直接的关系。文化的复兴,书家主体意识觉醒在外来艺术思潮冲击下又形成了新的艺术哲学理念,再去叩击中国书法艺术大门时,自然会形成一种新的艺术思维,再加上评审机制,展厅效应“尚新”的助澜,脱离中国传统艺术的“中庸自然之美”就不足为奇了。近些年来,中国文化的现代性发展无疑助长了书法艺术的“创变”步伐,其主导性价值理念、审美追求与创新意识共同构成了当代书法创作发展的主旋律,且呈现出新的时代性艺术特征。
(一)学术主张。围绕书法创新发展而展开的现代性探寻已成为当下书法理论界关注的焦点。新古典主义书法、文人书法、学院派书法、民间书法、艺术书法、现代书法、书法主义以及流行书风等学说主张相继而出,其理论的自觉与思想的活跃堪称书法学上的“百家争鸣”。
(二)多元并举。不同流派的书法创作,或畅扬古典精神的流媚婉丽,或追求形式表现的古朴拙茂,甚至以西方现代艺术理念为主导进行创作的现代抽像书法的“心画派”书法,都能在自己理想的空间里自由驰骋,任意“创新”。不同的艺术理念、艺术审美、价值取向均能任其自我,自然形成了“群雄争霸”各据一方的艺术格局。
(三)追求自我。依书法本体规定和自我文化品格以及时代审美的相互作用下,书法创作已基本摆脱了一昧摹古的复旧思维,力争走出书法古典审美意象与评判标准的拘囿与羁绊。而是以追求自我个性为主线,于历史、现代的艺术文化定位中以良好的传统功力、文化底蕴来表现艺术的自我个性,在经典发掘的精度中努力寻求属于自己的书法艺术语言,演绎出现代艺术敢于实践、勇于探索的精神内核,凝聚出当代书法创新发展的主体艺术形态。
我们站在问题意识的立场上,来反观思考当下书法创作及现代性探寻的社会现实时,不难发现,这些创作和探寻者的文化心理,文化视角,文化观念,文化重建思想以及艺术审美的独立性与包容性又都面临着诸多要素的掣肘与拷问,且处于极度困扰与不安的重围之中。
其一,传统文化观念作用下,书法心理认同与现代艺术思维、创新意识的矛盾。中国书法的学习,主要是靠对传统文化思想的理解和古典艺术审美的认同或迷恋,心灵深处书法的民族文化根性、汉字书写的本体规定性、独特的审美理念以及巨大的文化承载责任感有着自然天性的难以割舍的内在情结。则又受现代文化理念和思维模式的诱使,在主观上想打破原书法固有的文化形态与结构模式,以达到创新创造现代性书法之目的。两者并持,又由于社会现实文化的诱惑、名利的促使,从而导致了对汉字的无端肢解、破坏、甚至决裂性的反叛,有的注重了“新”,却忽视了“本”,即只顾向前“攻”,却忘了“守”。残酷的社会现实冲击使书家失去了对真正传统经典深入开发的勇气和信心,也失去了自我文化艺术生命再创造的“最佳时机”,其思想精力却游移于死板的“守成”和激进的“创作”之中。
其二,由于对传统文化的理解与认识不足,在精神内涵和品格定位上模糊不清。中国书法的独特性、艺术性高深莫测,世界上任何一种艺术也无法与其比拟,它是以诗意的境况组合,哲学的艺术构思,虚实的审美理念,阴阳的和谐统一以愉悦的艺术形式展现在人们的自然生活中,是集思想性、精神性、文化性、艺术性、启示性、传承性于一体的精英文化。而当今,社会文化完全转型,书法赖以生存的语境完全消失,以汉字为根本的书法还要在这逆境中生存、发展,硬要人们心理认同并乐于接受,无疑是将传统艺术发展处于一个尴尬的境地。由于多种因素的促使,民族根文化沿续的需求,本就认识不清的当代人必然会去迎合社会大众审美心理而制造文化快餐,以多种形式制造出富有感官刺激的“创新”之作来满足时代思想文化的审美追求。如此,无疑不自觉地走向了反传统的创新之路,其创作也很具有盲目性和偶然性。又基于社会不良风气的推波助澜,更使书家们丧失传统经典意识,飘飘然地成了“新书法主义”的勇士。
再者,基于“名”和“利”的驱使,以书家“主体精神”的畅扬为主线,以艺术的个性化追求为目标,借艺术之躯而行追逐名利之实,过度关注艺术市场的走势与价格变迁。而作为书法文化所固的人文思想、人文精神以及文化人的特有人格魅力与天职使命,也丧失在了名利追逐的慌乱之中。其艺术价值定位总是以获奖层次和市场价位为准绳,文化缺失也就成了当下书法创作乃至艺术探索转换中一个普遍现象。
其三,形式追求胜于精神挖掘。当下书家们创作实践中最关心最注重的就是形式问题,他们以传统实用性书法与现代欣赏性书法的转型理论为依据,致力于汉字原始的意会性和图表性的掘发与形式探究,片面地追求空间布局而产生的视觉冲击感,甚至极尽装饰、制作、点染之能事,以强化展厅视觉效果和评委驻足“看”的价值,形而上意而下地盲目追风,国际流行的“时装秀”风景线以不同的形式搬进了艺术的大雅殿堂,中西文化共融的流行之风将中国独特的民族文化生命特征和书家固有的真实创造情感冲击得面目全非。
二、思考  影响书法创作的社会文化基因
张海先生曾说:“要在书家队伍中大力倡导读书学习,不断提高文化素养。要认真学习书法传统经典和专业知识,不断丰富理论素养和创新技能,提高创作水平,努力朝着书法经典和书法大师的目标迈进。”①
书法艺术任何一种现象和思潮的出现,都是在书法本体及其特定时代文化的影响下,经历若干年准备、孕育后历史性地呈现出来的。当下书法创作文化的浮躁与不安,即是当代社会文化全面转型状态下书法本体意识及其规定性与时代社会冲突的矛盾心态在文化哲学意识上的反映。也是人们愈益感到精神家园失落与自救的一种潜语,表明当代人的精神生活处于极度的文化意义危机之中。因而,笔者认为,要研究当下书法艺术创作文化内涵,必经弄清现代社会文化思想内涵,再从书法本体出发,在精神层面上寻求广泛的一致性,并于当下困扰不安问题情境的文化反思中,廊清迷障,理清思路,进而拓开其可能的发展空间,培养未来书法的文化品格和艺术价值,则是思考当下书法创作及现代性探索与转换的基本立场。
应当承认,现代社会思想的文化内涵和书法精神内源在其本质上有着广泛的一致性。“文化不能当钱花”,“知识不是现实物质”,“清高也知肚饥”等社会低俗文化观念无声地困扰着书家们的生活状态。事实证明:社会现代化建设发展是以经济为基础的,很多人的弃文从经就是社会转型变革中一个值得思考的文化流失现实。但这并非是社会分工问题,而是社会物质价值分配倾斜,负面影响带来的重新择业主观上的思想内因,当然也是当前书法文化研究所面临困扰和不安的一个文化动因。愚还认为,作为一种文化现象其产生和影响的要素是多方面的,但就书法创作而言,既有自身的局限性,又有书家主观认识的不足性,还有时代审美的应迫和驱使,其最根本的因素在于以下几个方面。
(一)书法本体具有很强的规则性和不可超越性。其一,汉字不仅是中国书法的物质载体和根本标志,而且集中体现着“抽象”而不离“具象”的民族文化意义特征。其二,就书法艺术性生成过程来讲,本身又有着特殊的“技”的规定性,其它任何艺术形式无法替代。其三,书法的传承发展而言,必须遵循前人经验和艺术经典,学习要从文化“经典”中进去,再从经典文化中走出,还要具有一定的思想性,开拓性和创造性,这就要求时代书家至少是个文化人,而且还得是个有知识、有思想、有灵性、有内涵、有天份、有个性的文化人。
(二)书法理论研究的偏颇与不足。首先是当下书法理论研究只注重了史论、考据和书法的文化学上,象类似于纯文学层面的高谈阔论、据理辩析等,对当下书法创作现状存在的问题以及审美需求等缺乏导向性的关注议论和给予必要的学术定位,更很少见到一些善意的学术批评和探寻性的学术讨论。也基于书家们乐于接受赞誉之词,书学评论家们也懒于讲真话,习惯于奉承赞扬(有时也基于吃人口软、拿人手短红包评论因素),以及门派观念、地方保护等。即使批评,也是言不及义的文字较多,追问下去,其因有三:一是缺乏专业精神;二是缺乏真性情,心胸不坦荡;三是缺乏基本肯定,没生命理想。文艺批评潜规则无意形成书坛喝采声一片,致使书家社会地位、市场效益面前丧失理智和文化良知,飘飘然,不敢认识自我。其次是书家们心态不够端正,急功近利,听不进不同意见,将社会文化地位凌驾于时代文化责任和使命之上,从而形成旁观者再“清”也不敢讲真话的文化虚伪现象。因而非但不能及时准确地对当下书法创作作出有效地理论分析和价值指领,而且还会将时代艺术发展置于一个非常尴尬、虚伪和危险的境地。
(三)创作主体文化内涵的不足与艺术审美价值追求的迷失。书法艺术诗意的文化内涵和形态表征决定了其存在的文化价值和艺术品位,即进入艺术的书法则必须是传统意义的文化精品。当下书法创作主体的专业化是否进入无意识的自由状态中去暂且不论,有一个历史性不争的事实不得不虑;如今,毛笔退出中国文化教育舞台已经近一个世纪的历史了,毛笔和毛笔字的使用对于前人来说是知识必备、生活习惯和职业文化本能。而当前活跃在书坛的书人大都是出生在七八十年代的中青年,他们多是出于爱好、业余学习。从接受社会教育的文化层面上看,对中国的传统文化、古典文化知识接触的机遇很少,现代人接受的都是现代化教育,书法创作中显得文化底蕴不足与认识肤浅,给艺术定位带来新的迷茫和偏失。其一:其将书法专业化状态与创作主体的知识结构,文化层次,思想观念相对孤立起来,而处于一个封闭状态,只是凭着经验惯性与自我意识的感觉中进行孤芳自赏式地创作,主观地隔绝了创作主体与其它艺术文化间心灵的交流。其次,片面地追求形式布局,强化视觉冲击力,却忽视了最珍贵的文化精神,史的内蕴、道的品质、人格魅力带来的艺术之魂。其三,对书法的学习只是对传统文化的守望和偏爱,于心血来潮时即兴弄上一段时间,迫于工作和时务,又基于社会应酬,对于传统经典临摹和艺术重建力不从心。即使一些有很高书写技能的书家因内涵不足而难入佳境,有“色”有“香”而“味”不足被拒绝在“经典文化”门槛外,因而带来怨言、牢骚、悲观失望情绪和逆反心理。据实地讲,他们多数对中国汉字起源及演变过程与新中国以后的几次文字改革,繁简字体的转换等知之甚少。知识的单一、阅历的贫乏,认识的肤浅,才导致了书法创作文化内涵的苍白。
(四)创作主体在客观现实中的妥协。当下书家清醒地知道文化素养在书法艺术创作中的作用,也心知肚明自己文化底蕴不足,且已制约、阻碍着艺术的深层发展,缘何不去主动补上这一课呢?究其原因,笔者愚见:其一:社会文化浮躁,融入世俗洪流身不自控。文化学习是一个耗费精力且又鲜见时效的暗浸心性的隐形劳动,市场经济效率为上的生活快节奏,在文化快餐泛滥中,心境难平。其二:文化体制倾斜,展览机制纵容。历届书展中,创作主体多为借助他人思想情感来表达自己主观愿望,实施拿来主义随便抄录前人冷僻诗句,既不降低文化层次,又不担文字内容差错风险,体面又不露肤浅,省时省心省力。所以造成“重技(艺)轻“文”(理)。其三:低俗艺术作品市场广阔,艺术文化含量和市场经济价位不等值,市场观念作用下,书家自不会舍近而求远。
三、启示  追补传统文化课是实现经典战略思想的有力保证
张海先生说:“要具备新的资质,掌握创新的方法。所谓资质,主要指书家的见识,笔下功夫以及各方面的综合素养。厚积薄发是艺术创新的规律,在书法上尤其如此。在临习古代经典上没有下够相当的工夫,不能随心所欲地驾驭资料文本,企图凭空趟出一条创新之路,不啻天方夜谭。”②
艺术源于生活,生活源于自然,自然美于文化。所以,艺术之美也源于文化,艺术生命活于文化,艺术发展赖于文化。笔者认为,自然是艺术之父,文化是艺术之母,我们应以科学的态度来对待这个文化生态发展。艺术和文化的发展也应是和谐同步的。一个民族的强大发展体现在民族文化生生不息发扬光大之上,民族文化是民族艺术创新的有源活水。书法艺术的发展是中华民族文化进步的象征,艺术创新是时代文人的责任和使命。中国书法的艺术性体现在将汉字写意化与写实化综合统一的形式上,艺术审美价值体现在其形式和载体的文化内涵上,每件作品都有着不可再生的独立性、随机性和偶然性,并非是刻意地创造,也并非是无意的滥觞,它是性灵与自然事物在某种环境意象转换中的精神体现。虽然是物质的表现,但它是有形的精神文化图表。要确保这一民族文化健康、科学、有序地发展,创作主体必须把握三个基点。
(一)传统的根基。确切地说,书家要传承好这一民族文化,必须在研究学习传统文化、经典书法中下功夫,将中国古代历史发展文化和现代社会发展多元文化有机地融会贯通。我们不能要求每个书家都是诗人、文学家,但起码要有一定的传统文化常识和文学素养,保证书法发展不偏不离传统文化轨道,守住民族文化精神家园。
(二)宽容的心境。在继承、创新传统文化和现代文化的社会实践中,广泛吸收外来优秀文化的艺术成分,同时要借鉴其它姐妹艺术形式及表现手法,打破门户观念汲取异类营养,有机结合,巧妙转换、互动,增加内涵。
(三)端正学习、创新态度。对传统的文化艺术,要保持清醒的头脑,依自身优势,站到一定高度上,去审势、把握,弃槽粕取精华,象古人那样“先读经,后读史”??“经”是常道,是不变的价值;“史”是变道,代表生活的变数。对于现代的文化艺术,有所为有所不不为,有自己的精神追求和艺术人格,提高辨析能力和鉴赏能力;树立自我文化观念,坚守文化良知,逐步形成有特色的书法艺术语言和完整的理论体系,净化明析学术思维和学术人格,在纷繁多样的时代创作格局中,找准艺术发展方位,扣住时代文化脉搏,与时俱进。
(四)树立前沿意识。守住传统,还要睁眼看世界,即研究着前人的,实践着当代的,还要思考着未来的。“守住传统”不是死守传统,“守望”住我们的传统文化经典去发展创新时代文化经典才是这个时代文化的精神内核。
四、结语
“真正的书坛大家应该是远离世俗尘嚣,超越观念功利,耐得住孤独寂寞,守住精神家园,具有超乎常人的自由探索精神的人。”③这是一种境界,也是一种修行。既然想养“鱼”,就得多蓄水,舍得“投资”,下大功夫。
山有多高,水就有多长。若只有山高,没有水长,本就灵气的“秀”山终会变成“秃山”。
综上拙见,虽心诚意恳,难免偏见或言辞过激,望方家教正。

 

 

2008年10月15日

 


注:①张海《时代呼唤中国书法经典大家》(2008年7月11日《光明日报》)
②(同上文)
③(同上文)

个人简历

丁一志,字继石,号墨人,汉族,1951年12月生,河南郸城人。中文大专学历。曾就职于焦作鑫安集团公司工会。
书法专业先后就读于南艺无锡书法专科,中国书协书法培训中心(在读)。近几年来,书法赏评理论文章、诗词、散文在《书法导报》发表50余篇15万余字,自作诗词墨迹及个人传略收入《中国历代书画名家辞海》等典著十几部中。书法作品曾到日本、韩国、香港、台湾等国家、地区联展并收藏。1993年中日破体书法国际展三等奖;1995年中国书协、中国美协联办“孺子牛”杯全国展优秀奖;1998年作品入选“韩国世界美术大展”、中国书协、中国美协联办“黄河魂”全国书画展等。书法理论文章《历史的启示?浅谈<龙门二十品>对当代书艺的影响》2007年入选“弘羲杯”首届《书法导报》当代书法论坛;其它诸多文章散见于《书法导报》、《技法》、《书法创作》、《书法批评》、《书法教育》、《副刊》、《文摘?书法生活》、《夕阳红》等板块中。
现为河南省书法家协会会员;中华诗词文化研究所研究员;《书法导报》特约通讯员;东方艺术研究院客座教授;山东现代书画院名誉院长等。

通讯地址:河南省焦作市烈士街铁一院9-2-5号
邮编:454000       电话:13017512612

 

[ 返 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