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书法天地 > 理论探讨

时尚 经典 大家(丁一志)

分享到:
[ 时间:2012-11-13 10:53:10 访问量:2339 打印 收藏 ]

时尚  经典  大家

??张海《时代呼唤中国书法经典大家》读后谈

                                           丁一志   

时尚书法和书法经典表面上虽没有直接关系,但其有着密不可分的内在联系。时尚有机会成为经典,但不是经典的唯一;经典未必都是时尚,能成为经典自有其道理。可以肯定,有能力创造“时尚”的人也就有创造“经典”的资质,只有“经典”才能成就“大家”。
一、时尚
西晋文学家、书法家陆机(261-303)所书的一封札《平复帖》,其书体对《汉简》书有着突破性的“时尚”。此书为草书,介于章草与小草之间,钝笔简率而成,横向笔画短促,转折处很少顿挫,圆笔草就。字间上下关系字断意连,有隶草风意,显得含蓄古拙。今天看来,草法显得随便而不严谨,质朴有余,典雅不足。东晋王羲之的书法在当时肯定也是时尚的,其草书成就,《十七帖》可鉴一斑。唐孙过庭曾经将王羲之与张芝、钟繇的书法作以比较,比于张芝的雄放姿肆其是稳重的,比于钟繇的稳重平和其是姿肆开放的,意为王羲之得收与放之间的“中和”之美,一切都恰到好处。陆机的“古拙”和王羲之的“中和”各是一种美,皆从不同角度成为了历史的“经典”。书法风格的形成无不取决于书家的先天秉性和后天培养。魏晋南北朝时期,文人士大夫的思想极为活跃,随着汉政权的覆灭,儒家经学已失去独尊的地位。哲学思想上玄学的兴起,老、庄思想的风行、佛学的输入,使士大夫的精神面貌发生了质的变化,清议品谈之风盛行,人们从不同角度寻求个体存在的价值和意义。因此,处于这一时代的文人艺术家往往将绘画、书法作为寄托和表现自己思想感情的手段,使书法从实用价值中进入到艺术表现的新领域,从汉代注重形和势的外在形象逐步提升到“神”和“韵”的表现上来。王羲之得天独厚的聪明才智第一个成了尚“韵”的弄潮儿,其书法的“时尚”立即得到了文人士大夫们的认可和崇尚,无疑,“王氏”法书成了南朝的“流书书风”。由此促使一度盛行的隶书逐步走向了衰颓,楷书则在演变中发生了光辉,草书经章草演变成今草,达到了历史的最高境界。“王氏”书法的流行发展主要是得益于统治阶级门阀世族的推崇和喜爱。刘宋时虞和应宋明帝之诏,编次“二王”法书并定等级,以瑚珊轴、金轴、玳瑁轴、旃檀轴分别装璜收藏;又将羊欣的书法选取其妙者,用漆轴装璜,成为“天府之名珍,盛世之玮宝”(虞和《论书表》)。《南齐书、王僧虞传》载,南齐太祖萧道成善书,命王僧虞依据书家的姓名搜集流传在民间的墨迹。《魏书?崔浩传》“太祖(北魏道武帝拓拔?)以其(崔浩)工书,常置左右。”晋王导书法师钟、卫,好爱无厌,丧乱狼狈,犹以钟繇《尚书宣示帖》藏衣带中渡江。王?得西晋索靖一帖,经常玩赏,永嘉之乱,他郑重地将它摺好,放在衣服里带到了江南。等等。“二王”书法时尚传到唐代,李氏王朝将其推到了统领地位,作为科举取仕的必修课目。直到一千六佰多年后的今天,“二王”书法依然“时尚”,成为历史的“经典”,自在情理。
王羲之书法的“时尚”应归功于时代的文化教育和科举制度。汉代“主书”之吏的择取是选拔官吏的主要途径。其选官包括察举、征召、辟除等几种形式,对于“主书”之吏的择取,字写得好就等于获科一张进入仕途的门票。王羲之入仕虽与“考试”、“辟除”没有直接关系,但与其书法的才情有很大联系。其书法之“时尚”,并非是“尚权”的追风炒作,其功底和技法自然有一套完整的理论体系友撑,其《题卫夫人<笔阵图>后》、《笔势论十二章》、《用笔赋》等和西晋成公绥《隶书体》、索靖《草书状》、卫恒《四体书势》和传为东晋卫铄的《笔阵图》书学理论都为王氏书法“尚韵”找到了理论依据。
二、经典
经典是一种泛指,并非是指某一件作品,而是指某种书法风格。每种书体都有经典之作,每个时代都有经典代表。能作为时代经典的书作,其“经”不不光在书之形体表象,兼在其形质内涵,自在于其可赏性、可读性、可塑性和可普及性。试看历代经典法帖,哪个不是美妙绝伦,赏心悦目,使人口服心服。如唐代颜真卿《祭侄文稿》、张旭的《古诗四帖》、怀素的《自叙帖》、孙过庭的《书谱》,宋米芾的《蜀素帖》,清王铎的《自诗书卷》等等,都是承前而破前的经典。他们的作品都在其时代时尚过,流行过,最终能流传下来的还是其原创者书作,“成功”与跟风者没有任何关系。当代书坛,刮起的阵阵流行书风,是受社会经济,时代文化气侯影响而产生的风潮,是一股不正常的“潮流”异风,它缺乏历史文化的孕育而营养不良,没有传统艺术理论支撑而立足不稳,也只能随潮而起随风而息。但这股风的“创作”热情和“创作”精神是不能否认的,有其精神和力量,沙里也会淘出“金”来的。
物质上“沙”与“金”和艺术上的“雅”与“俗”的定性,不是单凭其某些人的意愿而决定的,它具有时代的意义和历史的意义,需要经过历史的见证才更具有权威性。雅、俗的甄别和其艺术文化含量取决于书家的心胸秉性和知识结构的大框架,作品形质基因的来拢去脉、艺术文化的师承渊源和技术方法的破解把握,若没有这三项基本要素来立起,话说得天花乱坠,民族大众的心理审美是不会认账的。
三、大家
书法“大家”不是天生的,经典不是世袭的,它都是无根无种的。作为书家既想成为“大家”,就要有“大家”的心态和心境,还要拿出“大家”的潜能来。“知之者不如好之者,好之者不如乐之者”。首先得对“大家”的称谓、内涵有所认识。经典和大家的称号不是时代社会给予的,也不是社会某个艺术团体组织授予的,是自我心中确立的一个目标信念。我是一个文化人,应做哪些事情,要为社会文明、人类进步做哪些事情,有所为有所不为,要勇于承担。作为书家,是做文化艺术的传承者,还是甘为书奴步人后尘,都是自我决定的事情。当然,这不只是臆想,而且要付诸于十几年、几十年、甚至一生的心血和精力。经典不是“磨”出来的,是用心血和浇铸出来的。大家是经典中“修”出来的。这里体现着人生的一个信念??精神目标追求>物质环境要求。
笔者愚见:人生之伟大、辉煌尽在“学”、“做”、“想”三字的践行之中。人生以百岁计,可以三、三、四划分阶段。“学”乃为“育”;“做”乃为“兴”;“想”乃为“标”。即人的前三十年是在学习中成长壮大,打造事业平台,之中的收获为“成绩”;中三十年是做事的,在实践中打拼,将前三十年所学付之以用,创造社会财富,铺设伟业道路,体验生命价值。此实践还是一种再学习,不过是多了理智的选择。此中收获为“成果”。后四十年是经历了水与火考验后的一个大站,需要调整休养和清醒,冷静思考后的睿智,成败疏理的觉悟,思维更加成熟练达,是为自己立“标”的最佳时期。孙过庭说:“思通楷则,少不如老”。此后取得的成果才为“成就”。人生的“经典”产生于平静心态学习、实践、思考的灵感之中。
人类知识的获取主要有三种渠道;第一是“教”,教是一种被动的学习方式,也是最笨最基本的学习方式;其二是“学”,“学”较为主动自觉,但有局限性;其三是“偷”,“偷”是学习最积极的因素,且具有开扩性和广泛性。平庸者的知识是“教”出来的,聪明者的知识是“学”出来的,智慧者的知识才是偷出来的。“偷”是一种最巧妙的学习方法,它是用心机去学习,得来的知识终生不忘;偷来的知识乃为活的,明一理则通万机,“悟则为道”。“偷”,涵盖着读(阅万卷书、历代名人),临(心临历代经典、成功经验),行(行万里路、博览广收)。发明创造都是从借鉴悟道而来。
四、综论
“二王”法帖是传统文化的经典,但它不是经典的唯一。此魏时期的一些民间石刻书法虽有些粗服丧乱,但也有经典之笔,在那些粗犷生拙点画中也能找出经典的成分来。其中有创造经典的必备材料,关键是有没有发现,会不会挖掘而已。“小词汇”才能聚就“大文章”。张海主席说得好,“我们不能简单地认为,只有某种风格才是经典,而其它风格不能成为经典。事实上,不论哪种风格,只要其形式和内容、技法语言和艺术风格能够达到高度统一,具有划时代的,开创性的意义,都是经典。”这就意味着书家不但要善于学习,实践,而且还要善于总结和完善,不论学习、经营的是不是传统的经典,只要平静心态,远离功利,克服浮躁,用心修“道”,“经典”便会从你的笔下产生,“大家”的光环就有可能笼罩在你的头上。

 


2008年7月25日

 

焦作市烈士街铁一院9-2-5号
电话:13017512612

[ 返 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