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书法天地 > 理论探讨

心灵手勤 笔下有神(丁一志)

分享到:
[ 时间:2012-11-13 10:53:52 访问量:2426 打印 收藏 ]

??浅谈书法艺术创作思想内涵

丁一志     

书法艺术创作在业内是个很普通的话题,也是书家们老生常谈却又众说纷纭的问题。作为书家,书法创作是一场既棘手且又最动心的高级劳动。这一神秘惬意的精神活动似乎很禅意,又很神圣,它是动向思维在特殊精神状态下产生动力,将心、神、手高度统一致力完成精神转换成为物质的全过程。
创作,本身就是生活觉悟的再生产劳动,是人人不可回避又不可否认的生活实践,因劳动的方式不同,才有成果的形态差异。但是,它都在精神动力的支配下才能够完成的“性灵之作”。也有人将此精神活动称作“灵感”。笔者虽有思想感觉,但始终都不敢将这一心理活动产生的情感冲动当作“灵感”,也没有将这个转换过程当作“创作”。因为在我的思想意识里不愿接受“创作”这个概念,更不能接受任何外来的杂念“定义”去干扰约束特殊精神状态下思维的自由,只是任其思维自由地澎胀、裂变、驰聘、飞翔,直到形成基本形态,再经过理性的思考过滤,由它随着知识、认识、审美、技能结构去塑造,使其最后成为主题创作对象??书法。这种形而上的性灵启示有来自生活中的、环境中的、自然中甚至梦幻中的,此种意识形态也许是老子所谓的“道”吧!
一、艺术创作的动力
艺术是意识形态,也是生产形态。人类思维着的头脑用艺术的、宗教的、实践精神的和理论的四种方式掌握世界,也可理解为人类用心灵观照世界的方式也是进行艺术生产的方式。笔者认为,任何艺术基本质特性是审美的创造性的意识形态,也是审美的创造性的生产形态。所以艺术是人类借助一定的物质和审美能力、技巧在精神作用下的充满激情活力的创造性劳动,艺术是美的劳动。
艺术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外师造化,中得心源。”生活创造艺术,又享受艺术。黑格尔强调“现实的外在形象”强调艺术家“应该看得多,听得多,而是记得多”,提示了现实生活对艺术美的重要性。生活孕育了艺术家的激情,生活推动了艺术家创作技巧的发展,生活又因艺术而美丽。
艺术家常以欣赏的眼光看待事物,以艺术的态度享受生活的馈赠。他们有丰实的情感,敏锐的思维,包容的心态,宽博的心境,在平凡的生活中找到乐趣,激起内、外的摹仿活动,产生快感,改善生活质量。艺术家习惯以艺术形式表现人的主观情感,或用再现的艺术形式以客观物象去描绘,加工改造,融入主观情感,实现物象再现。其思想内容表现为第一位的,形式则是第二位的,也常以潜在的手法将思想内容融进形式之中。
书法艺术是以抽象的线条变化来实现文字形式上的思想情感的,如王羲之的《兰亭序》、颜鲁公的《祭侄文稿》等,其文、其调、其笔、其墨都充满了情感色彩。王羲之在那优美的环境中“物我两忘”的精神状态下用“性灵”写出了“文墨双绝”的艺术之作;颜鲁公在极度怨愤的情绪中用激情写出了举世无双的惊世之作,那种直抒胸意的神来之笔就是艺术家的情感扫描仪。由此可见,艺术创作的欲望是来自内、外思想变化引起的冲动。艺术家通过作品来表现思想感情,欣赏者则通过作品来了解艺术家,艺术作品是两者沟通的桥梁。所以艺术家的主观意识和思想情感是艺术创作的精神动力,也是艺术创造的先决条件。
二、书法艺术的审美
书法艺术的审美,首先要弄明白审美与认识的区别。审美不同于认识。西方美学史上最早的理论家康德说:“美是那不凭借概念而普遍令人愉快的”,“这种判断之所以叫做审美的,正因为它的决定根据不同概念,而是对诸心理功能活动的协调的情感。”从人的审美能力来说,主体面对着对象的时候,第一步往往是形式把握,也就首先是“审美直觉”。审美直觉是人们在长期的社会实践中逐渐形成的观察、体验上的高级审美感知能力,是以主观情感体验自然现实,又将主体情感溶入审美对象中的表象运动。真正的美是属于人类的。
人对生活、自然、艺术之美的认识。美是什么?什么为美?美是人类生产劳动实践的产物。人类从原始到现在,社会的发展全是靠美的动力来推进的,美是性情的视觉的最活泼、生动、积极愉悦的精神产物,美是人类生命激素的一部分,是精神到物质的催化剂,它能使人向上、兴奋,能激发人的斗志和创造力,所以美是内在的生产力,美是一种精神状态,主观认识,美是自然的和谐。朱光潜先生说:“‘美感’可能有两个不同的含义。一个指审美的能力,其用法和‘道德感’、‘正义感’相类似。另一个指审美的情感……两者之间的关系是因与果的关系。”艺术美作为人类美感物态化的集中表现,确证着人类内在心灵的复杂性和丰富性,是最典型的美的存在形态。
美感因人而异,这就是美感的个体性。差异表现在人先天性的生理素质,神经类型,气质秉赋的不同和后天的社会生活经历,文化修养,职业习惯,审美活动等方面。艺术家对任何事物的灵感活动都不是以空白的心理来对待的,因都已具有一定的审美观念。书法艺术审美,首先来自直觉性。直觉性的审美是一种最普遍的现象,它反映了美感突出的特征。艺术技巧是艺术特征的手段,也是书法创作的必要条件,还是心灵得以物化成型的保证。苏轼曾言:“有道而无艺,则物虽形于心,不形于手。”所以形态直觉为第一印象。其次是愉悦性。因人们在审美活动中总是充满情感色彩的,没有情感的愉悦,美感就不复存在,艺术美也失去了生命。书法的技巧美,形式美并不完全等同于艺术美,形式美自身也不能构成完整的艺术作品,真正懂得书法欣赏的人,不会仅仅关注作品的技巧。笔墨技巧只不过是作者“拟容显心,索物托情”的手段而已,用技巧表现情感,以“形”传“神”。其三是超越性。越越性不仅是美感活动的特征,而且是整个人类艺术活动的最高境界。它超越了功利性,因它是道德的精神产物,是善意的充满了道德情感;它超越了自我,走向自由理想的精神通道,给人带来无限的和谐和自由感,使人进入到无限遐想的自由空间,书法以黑白的视觉线条形态将人的思想引入到精神世界里去,并从中得到快感和享受。中国汉字是“因形见意”的文字,具有“感目之形美”的汉字是书法艺术赖以生存的必要条件。所以不论是书法创作还是书法欣赏,都离不开汉字字义和语义所载负的情感,这是书法艺术不同于其它抽象艺术审美的原因。
三、书法艺术的创造
艺术创作就是一种超越自我,去表达新的情感、意象、境界的语言和方法。
艺术创作是一种高层次的复杂的特殊的精神活动。艺术创作的实现,是一个复杂的创造性劳动的过程。一个“达其性情,形其哀乐”过程。书法艺术创作,要受艺术审美思想的支配和艺术审美理论的支撑,其表现手法和其它艺术门类有着形态、意境上的不同,所以,创作的过程也就不同。此外,艺术家还受先天秉赋,个性气质,智能心理,人生经历和文化素养以及才能技巧的制约,创作质量自然也是千差万别。实质上书法创作就是书法家将自己的情感、意绪、审美理想的物化过程。所谓“性情达于形质,形质本于性情,”说的就是其艺术形式与情感的关系。包世臣也曾说:“书道妙在性情,能在形质、然性情得于心而难名,形质当于目而有据,故拟与察皆形质中事也。”
书法创作需要灵感思维。在特殊环境条件下有灵感思维的支持,理性认识和才能技巧会马上实现创作理想愿望,有时也象是在神秘环境中,精神受神力支配的状态下去实现创作愿望。灵感是一种独特的思维活动,它长期潜伏于艺术家的前意识中。在某种机缘下,灵感会成为创造性高潮到来的信号,成为精神高度集中自由观照的闪光。这种直觉性的顿悟,突发的心灵奇迹似乎还游离于直觉和幻觉之间。我承认“灵感”的存在,但也不会否认理性的思考在创作中的重要作用。相反,灵感恰是感性经验的长期积累,理性思索持续进行的结果。所以,灵感是需要学习、培养和知识的积累。
人,拥有灵感似乎是天才。对于这个“先天性”说法笔者持有不尽同的观点,笔者认为,这是“先天灵性”和“后天悟性”高度统一的结果。任何一位艺术大家的成功,除社会等多种外因作用外,其艺术道路,心理素质,性格特征,是其成功的内在因素。黑格尔对这个问题似乎是有分析的,他认为天才是天生的这种说法“从一方面看是正确的,从另一方面看却是错误的。”但是,他的解释向我们提出一个问题;“科学是靠思考得来的知识,需要天生资禀,再加上教育和文化修养以及勤勉”。所以,笔者认为“艺术创作是个学习积累的过程”。
孔子“吾十有五而志于学,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顺,七十随心所欲而不逾矩”的话不但指出了不同阶段发展的特征,而且指明了在不同发展阶段上人们达到的思想状况。而要达到这样的状态,只有通过不断地学习和修养才能够完成。“学而时习之,”“吾日三省吾身”,则表达了孔子通过自我学习,毕生努力,不断反省以形成良好人格的认识。
我们在书法理论学习和书法创作实践过程中会遇到这样或那样的问题,想去解决这些问题就必须去不断地学习,接受再教育。从个体发展的角度出发,终身学习的目的在于使自己适应不断变化的社会生活,使自己的艺术水平与社会更和谐,更圆满,以致达到毕生的最高境界。
书法技法的学习。书法技法学习不但提高书写技能,而且还能提提高认识水平,从而达到驾御和转化,这便是初级阶段的用笔和结体的训练学习。大书法家之所以能用软性的毛笔在心灵支配下用中锋、侧锋、藏锋、出锋、方笔、圆笔、轻重、疾徐、苍润顿挫等形式转换,写出千变万化的字体形态,这与他们的学习、灵悟有着密切的关系。他们以单纯的笔划、笔断意不断的通贯气势,构成万千气象,灌注出一个整体的书法艺术生命。其书法艺术生命机体的骨、筋、肉、血和自然生命机体的骨、筋、肉、血以隐形,暗合、潜在、抽象的方式同构,通过直觉的形象来启示宇宙人生的意义。
书法的形态结构近似于绘画的构图,它贯穿于阴阳、向背、黑白、欹正等法则中,不论是真、草、隶、篆书体,都隐藏在“统一中求变化,变化中求统一”的辨证法和“计白当黑”,“虚实相生”的规律之中。随着技巧、审美、知识结构的提升变化,书法艺术的形态也发生着变化,逐步向意态转化,这是由量变到质变的过程。
书法的意态语言的形成。书法意态是书家主观意趣与字体内含的意象形态,字间的对比、偃仰、应接、顾盼之间形成的情感运动、生命运动,它流转澎湃,自由自在,韵律万象,笔迹浑然,合乎自然宇宙的一条贯通线。其语言是在不断学习、反复觉悟、醒悟后逐步形成的艺术风格,并能言状的思想理论,也是其艺术思想的高度概括。这个过程是很艰难很漫长的,十几年、几十年甚至一生才能修炼形成。
四、知识是“天才”的孵化箱
艺术需要天赋,天赋不等于艺术,天赋则是来源于知识,但也并非因天赋而为艺术。人人都有天赋,并非人人都能成功,知识学习,毅力起着重要作用。画家凡高几乎是含着泪道出自己的心灵历程:“天赋总是以阻碍艺术家开始的,”“在天赋变驯服之前,也许要有很长时间的艰苦奋斗。”当代中国画大师李可染曾有一段自白,高高地悬挂在1986年其画展正中:“我不依靠什么天才,我是困而知之,我是一个苦学派。”笔者认为“艺术天才和才能是天然性和天生的”这一说法有它正确的一面,但我不会否定后天的教育。成功“九十九分是汗水,一分是天才”。《庖丁解牛》的寓言故事里,庄子用简单的哲理极其巧妙地隐喻了“道”与“艺”、“道”与“技”的对立统一关系。我们将书法艺术学习当作终生而为之的学问,那就不难理解成功者背后的清苦和漫长心理历程跋涉的艰辛了。
历代大书家的成功经验告诉我们,书法艺术的学习确实是非常艰苦的劳动,“苦其心志,劳其筋骨,”没有长期的用功积累,笔头是很难达到老练的,没有任何一个方法能使这个过程一蹴而就。所以专业要比业余的用功多得多,他们始终在古代经典中反复地学习研究,悟出其理。历代大书法家的成熟过程中都有持久战的心理准备,这是对人的意志、品格的考验,对历史,对当代的使命感与敬业精神的体现。人书俱老的境界首先是书者主体精神的老练,老辣,才能在作品中有所体现,这就是书法艺术与其它艺术门类的不同之处。早熟的书家极少,没有一定的质与量的积累,是绝不可能达到“老”的程度。历代很多书家创作的辉煌年代多居中晚年,即使晚年体力、精力不如青年,但笔力反而强健起来了,这是内功修炼的结果。书法艺术创作,始终是个学习的过程。
五、书自性灵   道法自然
书法艺术的最高境界,是书法意趣与自然的高度统一,书家走进大自然,大自然赋予书法家新的灵感,同时,书家以自己的审美情趣赋予大自然以个性、以人的情感,画家从“眼中自然”,到“心中自然”,是经过其独特的感情、思想、意念、意志、审美、胸襟的熔裁,孕化过程,将自然的形、色、线条、整合为视觉意象,并赋予意象特定的精神内涵,实现以空间幻觉为特点的特型艺术生命。书法则以流动的视觉线条和心理线条以及凝重的色调变化艺术去表现带有空间感的平面形体,书法家将自己的情感、思想、意念、意志、审美胸襟,通过笔墨赋予其灵动的生命。如生活中的“万马奔腾”、“金鸡独立”自然中的“行云流水”、“狂风骤雨”、“高山飞瀑”、江南丝竹中的“春江花月夜”、“二泉映月”“高山流水”;杂技中的“走钢丝”、“空中飞人”、“扛杆”;武术中的“太极拳”、“醉拳”、“剑术”等,都能在有限的书法条线中表现出来。当然,这是精神上的,也是禅意的,只能凭第六感觉和艺术的眼光才能欣赏到蕴藏其内的神韵、妙境,用智慧的眼光、性灵才能体悟到它的精神内涵。也许这就是自然赋予人类的艺术之“道”。老子认为宇宙万物的本源是“道”,“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
余生不才,草撰拙文,实为学书之感悟,难免肤浅简陋之意,愿与同道共勉,还请方家教正。


2007年4月20日      

[ 返 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