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书法天地 > 理论探讨

我的学书之路(李彬)

分享到:
[ 时间:2012-11-07 16:06:01 访问量:1674 打印 收藏 ]

     我与书法结缘,是八岁开始的,当时只是好奇,每天拿着毛笔随地涂鸦,只知道傻傻的照着字帖写,而没有正确的方法来临习,后来在外公的指引下,我初习柳公权,后转颜体楷书《勤礼碑》,因为它的宽博、法度严谨、具有篆籀、高古庙堂气象,使我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如痴如醉的沉迷在其中,有时一天长达五、六个小时。父亲经常对我说:“练字如练人,冰冬三尺非一日之寒,首先要持之以恒,耐得住寂寞,将来才能有所作为”,几年来,经过酷暑和严寒,我临习了八年的颜楷,练就了扎实的基本功。当时家里条件不是太好,每逢春节来临之际,在外公和父亲的鼓励下,我拿起手中的毛笔在闹市中开始挥写春联,既锻练了写字,又能挣些零花钱,购买些文房四宝以及书法字帖。
     随着年龄的增长,眼界的开阔,我开始不满足于楷书,也尝试的写一些行书和隶书,当时也只具备了只会写字的阶段,根本不懂什么叫书法艺术,什么叫格调等等。有幸结识了米闹老师,在他的建议和指导下,我选择了宋代米芾的《苕溪》《蜀素》帖,作为行书的范本来临摹,经过几个月的认真研究临写后,得到了充分的发挥,施展自己的才情,摆托了多年来颜体的束缚。从米字中找到了用笔的方法和结字的特点,米书的个性强,主要以“刷”字来表现,侧锋是其运笔的主要表现手段,下笔时笔锋稍偏侧,落墨处即显出偏侧的姿势,以求八面出锋“风樯阵马、沉着痛快”,当时的书坛流行写米的时尚,在学米的过程中,我的行书进步不小,也入选了第四届新人新作展和第七届中青年书法篆刻作品展,相继参加了首届兰亭书法大展荣获“提名奖”。这使我更加热衷于书法创作,鼓舞着我努力向前,不过也伴随着许多疑问,写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停止不前了,老在原地踏步,感觉只是肤浅的掌握了一些皮毛。在用笔上还是太薄,结字太稚嫩,章法上太平淡,没有什么新意,越写越感觉油滑,习气太重,导制缰化。下步等待的只是作茧自缚,过早而形成的面貌,只能是昙花一现,不会持久,越想越感觉有些恐惶。通过观察历史上的每位大家,哪一位不是终生把经典名帖临个遍,博取众长,融会贯通,水到渠成的折射出自己独特的艺术风格,让世人震憾。
     我决定打破以往的用笔、结字以及章法的模式,从新梳理自己的学书方向,佛家所讲的“只有破才能立”学会放弃也是一种胆识,摆脱米芾,直追二王(取法乎上)。开始学习二王进步不是很大,因为晋人的书法不过于张扬,是不激不励,而风规自远,追求一种玄学、韵味,所以不好学到手。我以《集王圣教序》入手,因为此帖更逼近王羲之的真迹,是行书之正脉。是怀仁和尚根据当时唐《圣教序》这篇文章将王羲之原字集起来的。虽然章法上有些散,不过,行书的所有信息、密码都隐藏在《集王圣教序》里边,通过历代的大家如米芾、王铎、董其昌、赵孟疃蓟

[ 返 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