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书法天地 > 理论探讨

学书杂感(马红星)

分享到:
[ 时间:2012-11-07 16:07:29 访问量:2147 打印 收藏 ]


 一位书法家可以没有理论,但不能没有思想。
  书法与唱歌有许多共同之处:书法有轻重提按,唱歌有高低抑扬;书法有笔断意连,唱歌有声断气连;书法讲究笔法,唱歌讲究发声;二者亦讲究节奏。
  书写是连续完整的动作。
  要在无笔画处看到笔画。
  没有超乎常人的付出,就没有超乎想象的回报。丁俊晖之所以成功,在于每天10小时的训练量,在于每年2万英镑的学费,在于“身在沙漠,心有绿洲”的坚强意念。有志者事竟成,学书亦如此。
  楷书笔画如列队,行书笔画如游龙。
  严格地说,行书之笔画已非楷书之笔画,它更多地是一种笔意地再现。
  《贺铸帖》用笔欠熟,但笔笔得法。《德忱帖》满纸皆笔意。
  良好的遗传,渊博的知识,丰富的想象力,刻苦的练习以及较强的社交能力是一位成功书家的必备素养
 临习襄阳书,笔锋运动轨迹好似蜻蜓点水,又似刘翔百米跨栏。
“楷书四家”中,欧字太阴柔,柳字太阳刚,赵字太俗世,唯有颜字,绵里藏针,刚健含婀娜,范本当推《多宝塔》。
 起笔如走钢丝,贵谨慎;行笔似马奔腾,贵放开。
 鲁公之《多宝塔》和徽宗之“瘦金体”,二者在竖画的形状上颇有些耐人寻味:后者是否脱胎于前者呢?
 我学米芾,兼习米闹,古今结合,乐在“米”中。
 晚上作书为好,凌晨尤佳。
 诸体书法中,我独爱行书,任我抒发性情,表现个性,痛快至极。
 方圆,疾迟,浓淡,疏密,奇正,大小,枯润,动静,向背……此等论笔之道,前人之述备矣,吾当终生求之。
 古之大家,莫不重视笔论。以书充论,以论导书,相得益彰。
 蔡邑曰:“书者散也,欲书先散怀抱,任情恣性,然后书之。”此语能避拘谨之气。
 大胆而独到的联想是锻造艺术灵感的绝佳方式。
 清末姚孟起曰:“学汉魏晋唐诸碑帖,各各还它神情面目,不可有我在,有我便俗;迨纯熟后会得众长,又不可无我在,无我便杂。”由“无我”到“有我”是学书之正道。久“无我”终“有我”,强“有我”实“无我”。
 写字须先求大,然后求小。只大不小,失之细腻;只小不大,失之气势。
 对物质的追求是一种生活,对精神的追求是一种生活。前者容易使人满足,但伴随着空虚无聊;后者永无止境,催人奋进,是一种更高的人生境界。这就是书法带给我的快乐。
 襄阳书似太极,一笔一划皆沉雄稳健,开张舒缓,有板有眼,寓动于静,浑然一体。
 点画一气,轻重有致,缓急交错,肥瘦相间,润尽枯来,珠玉落盘。此为行书章法之妙。
 学书无捷径,临帖唯正道。习古不泥古,出新最重要。
 一个人的才能,40

[ 返 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