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书法天地 > 理论探讨

正大气象也尴尬(李志强)

分享到:
[ 时间:2012-11-07 16:08:46 访问量:2022 打印 收藏 ]

     在我的脑海里,时常浮现这样的画面:“暮春三月,江南草长,杂花生树,群莺乱飞”;“十里莺啼绿映红,水村山郭酒旗风”;“木欣欣以向荣,泉涓涓而始流”;“山下兰芽短浸溪,松间沙路净无泥,潇潇暮雨子规啼”;“陌上柔桑破嫩芽,东邻蚕种已生些,平冈细草鸣黄犊,斜日寒林点暮鸦”。此其一,属烟水空蒙,生机无限类。其二便是大漠孤烟,长河残照,暮雪纷纷,北风吹雁。“轮台昨夜风夜吼,一川碎石大如斗,随风满地石乱走”;“野云万里无城郭,雨雪纷纷接大漠,胡雁哀鸣夜夜飞,胡儿眼泪双双落”;塞外是挑战生命极限的所在,因而也被赋予了苍凉悲壮、雄浑壮阔的大气。第三类画面经常让我想起江东范曾笔下的“灵运临风图”。范曾不愧大家巨擘,只草草几笔,便将谢灵运纵情山水,陶然沉醉的气象刻划得神采卓然,逸兴遄飞。此类画面象“会须一饮三百杯”,“但愿长醉不愿醒”,“长风万里送秋雁,对此可以酣高楼”,“俱情逸兴壮思飞,欲上青天揽明月”,“对案不能食,拔剑击柱长太息”,“一车书,千石饮,百篇才”,“天子呼来不上船,自称臣是酒中仙”

[ 返 回 ]